侧边栏壁纸
博主头像
qiql博主等级

水能载舟,亦可赛艇

  • 累计撰写 33 篇文章
  • 累计创建 28 个标签
  • 累计收到 4 条评论

目 录CONTENT

文章目录

杰瑞 · 罗林斯 -- 被逼走向民主的独裁者

qiql
2022-07-20 / 0 评论 / 1 点赞 / 786 阅读 / 2,452 字

本文摘自《独裁者手册》

  1982年1月11日罗林斯夺取权力的故事常常被人以圣经般的语言描绘。由于他名字的开头字母缩写为J.J.,他经常被人称为耶稣二世。而这是他的第二次降临。他在1979年就曾经领导过一次军事政变。罗林斯拥有电影明星般的俊朗外表,魅力横溢。但魅力不是让他稳坐权力宝座的原因。在小联盟体制下,压迫人民和对核心支持者提供丰厚回报是领导人的必做功课,罗林斯也不例外。在他统治的头六个月里,有180人被杀害,上千人被逮捕和拷打。罗林斯的忠诚士兵因残暴而闻名,他通过大规模提高军费开支收买了军队的忠诚。尽管经济和政府财政完全崩溃,罗林斯知道他最需要谁的支持,并先付钱给他们。

  罗林斯拥有阻止抗议活动的天才。他通过限制纸张供应来扼杀任何自由的媒体。同时他的支持者渗透进工会,在很多年里使罢工几乎不可能发生。他任何时候都预防发生自由集会。1983年1月,尼日利亚宣布驱逐140万名在尼日利亚工作的加纳人。在几周时间里加纳人口的十分之一【其中大部分是年轻人】从尼日利亚潮水般返回贫困的加纳。成千上万满腹抱怨的失业者将在首都到处晃荡,这样的前景吓坏了加纳政府的很多人,有人建议关闭边境阻止他们回来。罗林斯并没有这样做,而是敞开双臂欢迎他们回国,但回来的人立即被运送回他们家乡的村子。这一大规模运送工程避免了出现在墨西哥和尼加拉瓜那样的难民营。这一处理方法远比丹瑞人道。

  罗林斯面临的最根本问题在于加纳破产,经济几乎彻底崩溃。加纳的粮食产量在非洲排倒数第二,只比垫底的乍得多。加纳经济困局和政治回报体系的核心是汇率操纵。加纳货币塞地的官方汇率比黑市汇率高很多。核心支持者被允许以官方汇率兑钱,然后再去黑市倒手。不幸的是,这伤害了农民的积极性。到了20世纪80年代中期,农民把农产品运到市场上销售的收入还不足以支付汽油的费用。市场上七成的农产品是农民扛在脑袋上运过去的。农作物走私到邻国成为常态。政府于是将走私行为定为重罪。由于没有什么产品可供出口,加纳丧失了借贷能力,因而破产。

  罗林斯遇到了大麻烦。他夺取了政权,想推行革命的社会主义政策,但他需要钱。正如娜奥米•哈赞所说的:"问题已经不再是资源在哪里,而是它们到底存不存在。“为了解决经济问题,罗林斯首先关闭了所有大学,叫学生去帮助农民收割农作物。但这样的措施远远不够。人民饱受饥饿之苦。加纳没有足够资金进口粮食和发放军饷。作为一名遵守规则的优秀独裁者,罗林斯知道最该优先做什么:付钱给军队。很快,骨瘦如柴的人民的锁骨有了一个很流行的委婉说法,叫做“罗林斯项链”。他向苏联寻求帮助,怎奈苏联正在面对自己的财政问题,尽管罗林斯的政治立场已经向左转,但苏联还是拒绝了他的请求。

  此时的罗林斯进退两难。他需要钱,而唯一能来钱的方法就是鼓励人民回去工作。1983年初他开始进行政策大逆转。加纳塞地被允许贬值。付给农民的农产品价格得到提高,对汽油、电力和医保的补贴被取消。国际金融机构比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很高心看到有人奉行他们的政策,但许多罗林斯的亲密盟友却很不高兴。政策改变也伴随着人事变动。他导演了一次出人意料的人事调整行动,在他的目标任务能够组织起来反对他之前造成既定事实。他的一些最亲密盟友一夜之间丧失了影响力。其中一些人被处死,比如劳公活动分子约阿希姆•阿马提•克维【据称参与了一项谋杀法官的著名案件】。还有一些人流亡国外,比如激进的学生活动分子克里斯•阿提姆。

  一个很能说明问题的事实是,到1985年,“临时全国保卫委员会”最早的那批委员只剩下罗林斯一个人。罗林斯统治路线调整的进一步标志就是,“临时全国保卫委员会”的规模由当初的6人扩大到了10人。没有哪个领导人会自愿增加联盟人数,除非他认为这么做有助于维护自己的权力生存。
  我们可以想象得到,罗林斯是不得已才走上民主道路。他几乎没有什么选择余地。他需要钱。为了得到钱,他实行了赋予人民权利的政策。渐渐地,人民的胃口变大了。“罗林斯是自身成功的受害者”通过解放经济和开放电波,人民获得了发言权。人们感受到增强的信心。随着经济危机缓解,人民开始觉得“我们有能力做到这些,不需要有人教我们怎么做”。

  我们前面看到,到1989年博亨教授已经可以轻松地公平批评罗林斯。就算是博亨都必须承认改革改善了经济。“罗林斯项链”被“罗林斯马甲”取代【肚子胖了】。为了实行让人民满意的政策,罗林斯允许联盟逐渐扩张,同时提供更多的公共物品。1988年和1989年,地方被允许举行选举。罗林斯总是快人一步,而不是去激怒群众。当一些关系松散的政治势力联合起来发起“追求自由公平运动”并要求举行多党制选举时,罗林斯趁着反对派仍然组织混乱,抢先提出举行大选,以此将威胁消除。在1992年举行的总统大选中,他干脆利落地击败了新爱国党领导人阿杜•博亨。尽管有一些争议,但国际观察家认为选举结果基本上是公平的。

  加纳以后举行的大选也基本上公平。罗林斯和他的全国民主大会党在1996年再次赢得大选,他击败了新爱国党的约翰•库福尔。2000年罗林斯下台后,约翰•库福尔当了两届总统。2008年全国民主大会党的候选人约翰•阿塔•米尔斯在竞争异常激烈的大选中为该党夺回了总统宝座。

  罗林斯需要钱,来钱的唯一方式就是赋权给人民。通过允许人民自由集会和交流,他提高了人民的生产力。但这同时使人民更容易协调组织起来反对他。他通过妥协使自己占得先机,成功避免了抗议和革命的发生。不过他无法永远避免遭到抗议。1995年大约有5万到10万人在首都阿克拉举行“库米•普里科”游行,或称“我们受够了”游行。政府原本想阻止游行但被法院否决。独立的司法体系不仅鼓励创业精神,还保护人民的公民权利。

  今天的加纳是一个经济上非常有活力的民主国家。它从独裁制向民主制的转型发生在极具传奇色彩的罗林斯的领导之下。不过我们得记住,他是一个不情愿的民主领导人。假如他当初能获得所需资源的话,他肯定会固守他的社会主义革命。最近加纳正在开发一处近海油田,如果当初罗林斯有这样的收入或者苏联有资源为他提供支持,很可能他到现在还掌权,加纳会变得更穷更压抑。

1

评论区